电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磁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欧亚经济联盟呼之欲出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1:42 阅读: 来源:电磁阀厂家

2013年1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中)、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右)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出席欧亚经济委员会最高理事会会议。

2013年底,俄罗斯在成功阻遏乌克兰西倾欧盟之后,趁热打铁,于12月24日在莫斯科召开元首级欧亚经济委员会最高理事会会议,规划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加入海关同盟的“路线图”,明确2015年1月1日成立欧亚经济联盟的目标。

“重建联盟”

建立欧亚联盟的构想,是俄总统普京于2011年10月3日在《欧亚地区新一体化计划——未来诞生于今日》一文中提出的。他倡议由原苏联共和国组成“欧亚联盟”,建立一个强大的超国家联合体,在欧洲和迅速发展的亚太地区间起桥梁作用,成为世界上一个独立的力量中心,跟美国、欧盟和亚洲三大中心平起平坐。

这一构想提出伊始,就遭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激烈反对,被西方国家斥为“恢复帝国,重建苏联”。某些独联体国家也担心,俄罗斯心目中的欧亚一体化将不仅涉及经济,而且涉及政治和军事,甚至将建立有强制力的超国家机构,危及它们的独立。

俄罗斯领导立即调整对策,强调联盟不带政治色彩。普京2011年11月11日在会见笔者等外国学者时说:“欧亚联盟的一体化没有政治成分,纯属经济联合。”他还严词驳斥西方“重建苏联”的指责:“北美、欧洲和东南亚都有一体化机构嘛!现在好像谁搞一体化都行,而俄罗斯搞一体化就是恢复帝国,就是大逆不道!”

其实,欧亚联盟并非普京的新发明,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多年前就提出过这一构想。

俄罗斯人痛惜苏联解体,“重建联盟”是割舍不下的心结。不少学者规划过“路线图”——先是俄白联盟,接着是欧亚经济共同体,最后是囊括原苏联多数国家的欧亚联盟。早在2007年,俄罗斯地缘政治鉴定中心就制订了欧亚联盟“三步走”计划:第一步列入俄白哈和亚美尼亚、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七国,以及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第二步纳入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乌克兰东部地区和克里米亚,第三步吸收蒙古、阿富汗北部地区和塞尔维亚。

2012年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宫后,着力推进独联体一体化。普京把独联体地区定为俄罗斯外交的第一优先,确定了“根据不同国家不同的合作愿望,实现不同层次和不同速度一体化”的方针。经济领域是俄罗斯同白俄罗斯的“俄白联盟”,以及俄白哈三国海关同盟—统一经济空间—欧亚经济联盟;军事领域的一体化组织是独联体集安条约组织,现有6个成员国。

为避免误解,欧亚联盟的正式名称定为欧亚经济联盟,成为普京在任期内要实现的重要战略目标。

进展迅速

2011年11月18日,海关同盟三国元首签订欧亚经济委员会条约,发表欧亚经济一体化宣言,宣布从2012年1月1日起成为“统一经济空间”,2014年5月1日前制订欧亚经济联盟条约,2015年联盟开始运作。

俄罗斯认为,欧亚经济联盟将给成员国带来诱人的宏观经济效果:通过减少运输开支降低物价,通过拉平经济发展条件鼓励健康竞争,通过吸收新成员提升市场竞争力,通过节支增效提高工资,通过扩大商品需求增加生产,通过降低食品价格和提高居民就业率改善人民生活,通过扩大市场提高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回报率。

欧亚经济联盟是开放性组织,入盟有一定条件:统一关税、技术规程、银行系统和结算货币,协调劳动法和移民法,形成共同的外部边界。

从2012年开始,欧亚经济联盟机制建设稳步推进,年初建立俄白哈三国统一经济空间,7月1日,联盟的超国家常设管理机构欧亚经济委员会正式运作。

下一步要成立经济、原料、跨国金融工业集团和合资企业、统一货币、生态等5个委员会,设立经济和科技合作基金、投资银行和仲裁法庭等超国家机构。

欧亚经济联盟在扩员方面也有进展。2011年10月19日和2013年9月3日,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先后申请加入海关同盟;2013年10月21日,叙利亚表述了入盟愿望;10月24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建议吸收北约国家土耳其,“这样外界就不会说我们想恢复苏联了”。

此外,印度、越南和新西兰等30多个国家希望与海关同盟建立自由贸易区。

除了通过原苏联地区一体化“重整山河”外,俄罗斯政治家还提出了“大欧亚”的设想,一体化对象可包括中国、印度、伊朗、马其顿等国家。

内外阻力

俄罗斯地处经济巨人欧盟和迅猛发展的新兴经济体中国之间,有强烈的危机感。其综合国力虽未小到沦为欧洲小伙伴的地步,但也没有大到像中美那样可以自成一极的程度。因此,俄罗斯视波罗的海三国以外的原苏联地区为“特殊利益区”,要以此为依托成为世界一极。

欧亚经济联盟的前景首先取决于俄罗斯,取决于它的国力,尤其是经济力量及其发展模式的吸引力和辐射力。其次取决于全体成员国。

然而,从经济力量看,俄罗斯一国独大,占90%,其他成员国经济总量有限,即将被吸纳的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困难,经济总量微小。

而且成员国诉求不同。俄罗斯侧重地缘政治和经济战略考量,亚美尼亚期望在同阿塞拜疆的领土争议中获得强大盟友的支持,吉尔吉斯斯坦则想获取最大限度的经济利益,扬言拿不到2亿美元贷款和贸易优惠,就不考虑入盟。

是否让渡部分主权予联盟的超国家机构,各国立场不一。俄罗斯希望联盟有强大的超国家机构;白俄罗斯认为,联盟最高理事会的决议应有强制力;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则反对滥用“统一政策”和“统一市场”等概念,他认为“我们是经济联盟,联盟条约里不应列入经济一体化以外的条文,最高理事会不应具备超国家权力”。

此外,联盟前景还受到外部因素影响。实力仅次于俄罗斯的独联体大国乌克兰,虽然作为海关同盟的观察员,派总理参加欧亚经济联盟理事会,但是依然想成为欧盟联系国,没有加入海关同盟的愿望。欧盟虽不希望原苏联西部六国入盟,但想通过“东方伙伴计划”阻止它们东靠俄罗斯。美国领导人早已放风,要让俄罗斯“恢复联盟”的心血付之东流。欣欣向荣的亚太地区对独联体中亚成员国有很强的吸引力。

至于欧亚经济联盟同中国和上合组织的关系,笔者曾于2011年11月11日向普京提问:“欧亚联盟与上合组织能否以某些方式互动?”普京说:“欧亚联盟是原苏联地区的一体化组织,上合组织是该地区国家跟中国安全合作平台。两者定位不同……当然,两者可以互利合作……”

在笔者看来,中国作为俄罗斯的战略协作伙伴,理应支持对方的发展道路和核心利益,对普京倡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乐观其成,这将有利于欧亚地区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有利于中国改善外部发展环境。(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盛世良)

金州定制西装

深州西服定做

烟台工作服订做

宜春工服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