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磁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找不到我的回头草[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7:00:29 阅读: 来源:电磁阀厂家

这是一段家境相差悬殊的初恋,在没能得到家庭的祝福之后,她的心思也渐渐活了。

放弃了初恋,她嫁到了异国,如愿以偿地拥有了许多,却日渐思念国内的那个他。

她终于决定回头,并帮助他出国。

满心以为一切重新开始,他却逃走了…精明强干的女商人阿丽在见面时情绪不佳:“我男朋友到上海藏起来了,我找不到他。怎么样才能找到他?要在报纸上登寻人启事吗牵”我让她慢慢说。她解释道:“十年前是我对不起我的初恋男友阿想,我嫁给了现在的德国丈夫,阿想等了我十年,这回我好不容易把他申请到了德国,而且帮他找到了工作,可他从中国辞职到了德国才一个月,却不辞而别飞回中国了。他告诉我他到上海了。我这次就是专门来找他的,都是我的错,只要他肯回头……”

我和初恋男友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我们是北京一所名牌大学德语系的同学。我们相恋在北京:毕业后,为了爱情,我们没有留京。因为留京太难,也许是一个留而一个不留,我们不愿有这样的结果。我们共同到了南方的一个城市做德语导游。

90年代初的德语导游,收入不错。我们两个租了一个房子,过得其乐融融。他性格内向,而我性格外向,我在工作上做得很出色,短短两年就被提拔做了欧洲部的经理。做了经理后,我的工作就更忙了,我整天在外忙碌,而他却一直默默地关心我。有一次我看中了美发书上一个新的梳头样子,可是太难了,我梳不出来,试了一试:一笑作罢。他看在眼中,悄悄到理发店花钱拜了一位师傅,把这种发型学到了手,然后有天早上,细心为我的满头黑发梳起一个个漂亮的花样。走出去,人人都夸。于是许多早上,他站在我身后,拿着牛角大梳、中梳和小梳,轻柔地为我梳理着发辫,那时我们真是幸福极了。

不过我们中间却始终有个心结。我们家庭出身悬殊,我出身富商之家,而他来自农村。他们一家人的重担都靠着他。我的家人不喜欢他,尤其是我的母亲,毫不客气地说他是个小白脸,专用我们家的钱。母亲的话难听,当然我也从来不听。我觉得他不是这样的,虽说他常常一拿就是几万给家里的农村亲戚。有一回:他家里大哥要买大卡车,他让我回家借钱,我坐飞机回家问我妈拿了6万元给他:虽然说是借,但我知道这是拿不回来的,此事让他从此失去了我父母的欢心。这样的事不是一件,所以我父母一直反对我嫁给他。而且那时我没有出过国,也一直渴望领略国外的生活。

我的德国丈夫比我大五岁,他在来中国旅游的时候认识了我,对我一见钟情。他出身于德国上流社会,本身又在跨国公司担任高级经理,人长得英俊,也很纯洁善良,是典型的德国上流社会的乖乖仔。他本人就很有魅力,回到德国后天天给我打国际长途,他的热情和我男朋友的含蓄成了明显对比,对我也蛮有吸引力的。我父母也非常喜欢他:说这样的人不嫁还嫁什么人?所以后来我就嫁了。

我的德国丈夫对我非常好,所有的事都听我的。我在家里招待朋友,我们说的都是中文,他虽然听不懂,可还是努力在一旁陪坐。我不想做家庭主妇了,要开旅行社,也是他拿钱支持我的。一切都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去法国,去埃及,去美国,去墨西哥:我和他几乎全世界都玩过了,可是渐渐地什么都有了,什么都玩过了的我又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大意思。就像去巴黎吧,我在大学里的时候曾经感叹:如果能去看看卢浮宫,哪怕第二天死了都是情愿的!可现在我的小车从法兰克福一开,大半天也就到了,去多了,我已经没有任何激动了。而且我的德国丈夫不理解我为什么天天要跟国内父母通电子信件,也不理解为什么我一定要把我弟弟也搞到德国来,还让他住在我们家里。而他的美容师妹妹偶尔过来看一下他,为他理个发,还要问他收20欧元,他竟然付得高高兴兴,还觉得占了便宜,因为外面还要贵5欧元。我倒是到了德国后理解了我的初恋男友为什么一个劲帮农村老家的心理了,因为我也不断地帮着我的亲戚朋友们到德国来,亲友们来了我贴钱贴人工都还高兴得很,我的弟弟和表妹都住在我的别墅里,已经住了两年多,而他妹妹连两天都没住过。我的德国丈夫虽然跟我后边学十年中文,可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看马季的相声会哈哈大笑,而他会在一旁睡着。我常常回想起和初恋男友在一起的那些小事:越回忆越想他。

说到这里,阿丽无限感慨地说:“打个比方吧,事实上我本来是个吃素的人,没吃过肉,刚吃到肉的时候觉得味道不错,可是吃久了,我这才发觉,还是吃素习惯。”

后来我就悄悄给他打电话,这才知道,他一直未婚,他说他在等我。十年了,我能不感动吗?现在我自己的经济也独立了,开了旅行社,生意很好。我就对他说,我把他申请到德国来,我则和德国丈夫离婚,我们一起重新在德国创业。他也很高兴。于是在两个月前辞职到我这里来了。

可是所有的变化就在我们见面后发生了。本来久别重逢的我们开始都快乐得不行,我们互相打量着对方,十年了,可能是大家的生活都比较富足的缘故,我们的面貌变化得都并不多,他比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少年更多了些成熟:而我按他的说法是比当年更漂亮更时髦了。

他来到我公司里上班,上班就要有纪律,他被顾客投诉了,因为他把客人的信用卡号码记错了一个数字,客人给我们付了钱,到了酒店却住不进去。我毫不客气地当着全体员工的面狠狠地批评了他。态度可能太硬了,他当时非常惊讶地用一种受了伤的眼神看着我,一声没响。

阿丽说现在我也有点后悔,他刚来,不习惯的地方还很多,不能批评他太厉害了,不过我们是在德国做生意,竞争者那么多,谁能不想多点顾客?谁做错了事,就得负责,大家都是一板一眼的:也不能怪我呀。

他来的这两个月,我常批评他,因为他做事没有其他人快。现在想起来,他一个人刚来德国,人生地不熟,德国的工作风格和国内的也不一样,可能我对他要求太严了。有时他主动找我想和我聊聊,可我总是头也不抬地说,没看见我现在正忙,在办公室里别打岔。他又一脸落寞地离去:默默坐回他的位子上看电脑。有两回他和我有意无意地开玩笑,说要走。我根本没信:没把这当回事,还笑着对他说过:“在德国,随你到哪里去,也逃不过我的手心。”因为他在德国不熟,他也知道,他能去的地方我都能找到,所以他最后想想就干脆跑回中国藏起来了。

还有一件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原因之一。我很爱我的孩子,我和他一起出去玩,也常带着我和德国丈夫的两个孩子,虽然他一直说不在乎我的孩子,也会同样像父亲一样去爱我的孩子,可是当我和他一起出去的时候,我们的孩子明显是中德混血儿,路过的华人朋友们往往会看一眼孩子:再看一眼他。他特别不喜欢这种眼光。他嘴上不说,心里可能也会有想法吧。

他走的时候我一点不知道:也根本没料到过。我接到他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在浦东国际机场,他是哭着对我说的,他说:“对不起,我宁愿回国没工作:也不愿再在德国呆下去了。我已经到了上海:你好好保重吧。不要来找我了:我不会让你找到的。”我当时差点没有晕过去,我立刻就哭了,我就这么哭泣着求他回来,但他缓慢而坚定地说:“对不起,我不能再照顾你了。今后你好好照顾你自己吧。”就把电话挂了。

我急忙打电话到他的家里:可他的家里人比我还吃惊:他们根本都还不知道他已经选择了回国。他已经把国内的那份工作辞了,而我这儿的工资他一分没拿,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国内是怎么过的。一定很难。

阿丽的担忧之情溢于言表。她说,只要他肯回到我身边来,我一切依他,我愿意放弃一切跟他回国———但我担心他不让我找到他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